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郝智伟 > 人工智能驾到,不转型等死,乱转型找死,猎豹这样才算“城会玩”

人工智能驾到,不转型等死,乱转型找死,猎豹这样才算“城会玩”

1dca0001af9c7b8184fb

当越来越多的人不假思索、脱口而出某个概念时,其内涵已被大大地空心化,同时,谈论者会将大量劣质和廉价的私货填充其中。这是互联网所有偶像概念的共同命运,前几年是移动互联、O2O,如今则是人工智能。因为在速生、速朽的互联网,太多企业为“不转型等死,乱转型找死”而焦虑,只求“关注不够、热点来凑”,以此博眼球,博投资,博生存。

但在小郝子看来,真正能实现人工智能高逼格升级的玩家,并不会太多,有能者必须有明显差异化的用户、应用场景,同时还能获取海量的数据,并且有不断迭代的组织管理适应技术升级,由此,它们才能克隆出人工智能的创新基因,推动原有科技商业的蜕变、进化。而更多叫嚣人工智能的公司,缺乏这样的格局,最终还是无法逃脱“等死”或“找死”的命运。

放眼来看,能有如此能耐的互联网咖,除了国外的谷歌、亚马逊,国内的BAT三巨头,恐怕也只有国际化视野的猎豹移动了。毕竟,它借移动互联网兴起,切入应用清理、游戏、新闻、直播等市场,全球圈粉N亿,最近还依赖技术迭代,引入人工智能,加速在内容领域布局,其下的社交直播应用Live.me,仅成立一年,就连续霸占安卓、iOS美国品类畅销榜,并在最近获得经纬中国、EMC基金、IDG资本等6000万美元投资,加速它在台湾、日本、印尼等地高能霸屏的“城会玩”。

所以说,人工智能是风口,仅仅能站上风口,却没有适当的能力、合理的方法生出驾驭风势的“翅膀”,其结果只能是被风吹的越高,落地摔的越重,本以为的华丽转身,还是变成不断“掉血”的死局,正所谓“天道有常,不可须臾离”。

没有场景的人工智能都是耍流氓

要知道,新时代的领军者都不是顺着旧有的轨道追赶超车,而是另找颠覆性岔道。这些颠覆者都是发现、顺应了具体的全新场景,且经历过时间的考验。人工智能的真高手更是如此。

所谓“场景”,原指戏剧、电影中的场面,后来泛指生活中各种情景。如今移动互联网当道,流量碎片又分散,互联网入口格局被颠覆,用户与相关场景需求成为新入口,就像“骑单车”场景成就摩拜、OfO,“打车坐车”场景成就滴滴、Uber,牛逼的模式无须费劲解释,把它还原到一个场景,就可以跑得顺畅,所以说,场景即“战场”,有了场景,人工智能才能成为“军火”,否则,它只能是好事者耍流氓的“口炮”。

就像猎豹移动CEO傅盛所说:离开场景,人工智能本身不会成为独立的产品。所以,猎豹凭借过往的技术积累,将人工智能应用于Live.me直播场景,一方面,通过它识别官方Logo,防止平台广告泛滥,影响用户体验;另一方面,检测识别儿童和情色信息,大大降低人工审核工作量,避免同行“17”那样被封的命运。

而更重要的是,在人工智能的协助下,Live.me能够按照性别、人种、类型(大叔、鲜肉、型男、少女)等标签对主播进行分类,也能够细化人脸监测(比如相似度、是不是明星脸)、年龄检测、颜值分类,有基于此,Live.me越发精准地了解用户喜好,从而为用户提供更个性化的内容推荐。如此,投其所好,不缺回报,这个新生的直播应用,才能用“全球智慧、本地经验”从美国一路火到台湾、日本、印尼,像嚼了旋迈口香糖一样,停不下来。

无疑,有了人工智能的助推,越来越多的用户卷入到一个应用场景,那么这个科技平台的生态价值=用户数×人工智能的杠杆撬动。显然,它不是简单的叠加,而是乘数上翻带来的化学反应,并因此实现“梅特卡夫定律”——网络平台的价值随着用户数量的平方数而增长。

可见,无场景,不AI(人工智能),像Live.me这样,将人工智能应用于产品场景,终究能区别于概念“美颜”的妖艳贱货,高端大气上档次地从滑行到飞起。

组织必须与时俱进

当然,套用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话说,要做人工智能的事,还得“先定义正确的方式”。只有像联想集团那样“定战略,带队伍”,有了组织上的与时俱进,才能少吃苦、少踩坑,把人工智能活出不一样的烟火。

说到底,人工智能的世界精彩纷呈,也变化多端,有志于此的企业就不该建立四平八稳的组织让一切井井有条,而是要树立核心的目标,让它带着组织构架往前走,均衡即死亡。按照这样的思路,人工智能是愿景,与之对应的场景是目标,目标之下,不甘画地为牢,企业一次又一次挑战、颠覆自我,由此获得“不断拥抱变化”的组织觉醒,自然与其平台上的人工智能相辅相成、相得益彰。

正如Live.me引入6000万美元投资,其中相当一部分将用于吸引外部人才,优化组织构架,进而在人工智能的直播场景上,增强公司的灵活性。毕竟,人工智能是一个“吃智力”的行当,期望有更多突破,就必须有足够的人才支撑。

过去,傅盛曾将内部的PC端高手全面输送到移动端团队,来实现猎豹的转型升级。而在人工智能上,仅靠内部人员调动,已经不合时宜,因为人工智能有相当的技术门槛,需要更多的专才,才会激化其应用场景的转化。因此,猎豹必须通过外部引进人才,与内部运营高手“力出一孔”,将人工智能与Live.me的各种场景融合,精准地发现播主、粉丝们的需求,把脉内容变化的风向,从而催生AI价值,Live.me就能活出128G硬盘与128兆U盘的区别。

基于此,Live.me更好、更直接地接触市场各方,人工智能下,其扁平的组织形式更容易实现管理和产品合一,内部和外部合一。同时,这也可以为猎豹的新闻内容平台News Republic提供借鉴,使其能从高速运转和惯性中跳脱出来,以人工智能寻求解决办法,按商业本质满足内容消费者的需要,加速快进地“跨越过泥沼,飞跃过沧桑”。

不言而喻,互联网商业的竞争,有面向具体业务的一城一池,如Live.me,有着眼全篇的战略,如人工智能。无论一城一池的得失,抑或战略的成败,一切都需要人的支撑,以及与之适应的组织管理机制。正所谓:马有千里之程,无骑不能自往;企业有冲天之志,无组织不能腾达。

没错,人工智能的“城会玩”,必须依赖场景与组织的硬功夫,就像王家卫导演的电影里所说:“功夫,一横一竖,对的,站着,错的,倒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小郝子 / 微信公众号——郝闻郝看(ID:haowenhaokan),10年传媒经历,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,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……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。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