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郝智伟 > 互联网重塑一切的时代,以胡歌的名义再造百亿阅读市场

互联网重塑一切的时代,以胡歌的名义再造百亿阅读市场

管理大师彼得·德鲁克说:“互联网最大的影响力,在于它消除了距离。”由此,电子商务消除了商品供求之间的距离,颠覆传统的中间商渠道,提升了零售效率,成就了“新零售”;而共享出行消除了交通服务供求之间的距离,颠覆了传统的僵化联系,提供了便捷手段,成就了“新出行”……

没错,互联网重塑一切的时代,移动阅读也在加速消除文字供求之间的距离,颠覆传统的阅读体验,满足随时、随地、随心的阅读需求,由此重塑百亿规模的“新阅读”。

就在本世纪初,以起点中文网为首的网络文学开始大行其道,成为阅读市场中的中坚力量,深刻影响了80后及更年轻的人群。而随着物质上的极大丰富,曾经的“网瘾少年”变为“社会栋梁”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,为“信仰”买单。

因此,当下的阅读,不再只是寻求热血杀、青春祭、英雄梦的High到飞起,更要挖掘职场面包上的奶油,现实生活中的空气,读者需要不断“充电”,完成事业上的进阶,生活上的升级。

此时,移动设备的普及,让越来越多人可以随心所欲地阅读,因此,只有市场的集大成者才能重塑“互联网+阅读”的格局,其前提是,一来,有内容上的“大而全”覆盖各类阅读人群,让阅读不仅走量,更能走心,成就用户积淀;二来,还要有社交上的凝聚力,抢夺与读者的“连接权”,用互动、反馈,练就大数据“读心术”,进而占领用户的心智思维。

“这是对人类知识体系的一次重构。”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形容道,其下QQ阅读,连接6亿用户,掌控上千万部著作,不断强化社交手段,野心勃勃地要重塑阅读市场。最近,它更以“麒麟才子”胡歌的名义,大张旗鼓地宣扬“阅读自由主义”,就是为了带着新老用户“共赴有趣的高潮,治愈成年的需要”,启动百分百蓄力的大帅攻。

阅读走量,更要走心

无疑,“两会”后,“大力推动全民阅读”上升为国家战略,阅读市场越发火爆,不久前的“世界读书日”,N多商家蹭热点,晒销售量、讲好故事、谈大理想,各种热点不够、八卦来凑,但在小郝子看来,真正的“互联网+阅读”,不该是这样用套路吸引人,而是靠走心留住人。

毕竟,真正的阅读,是“穿过骨肉安抚灵魂”,只有让读者蜜意心上,爱意满怀,才能真正地解决他们内心的问题,更多地占有他们的时间,“因为,人们使用时间的方式发生显著迁移、改变,那才是商业的机会。”前IDG资本副总裁李丰如此总结过。

就像QQ阅读,承接QQ熏陶下成长的80后、90后甚至00后,在消费升级、内容大热的环境中,执掌他们的阅读消费。它之所以能迅速笼络6亿用户,不仅靠起点中文网等老站的用户导入,千万著作的覆盖,更重要的是,有互联网手段,收集整理用户行为数据,整合QQ的用户行为特征,完善大数据分析,逐渐明晰读者——谁喜欢管理大咖德鲁克,谁偏爱玄幻大腕唐家三少,又或者是谁钟情悬疑作家东野圭吾,谁嗜好浪漫诗人惠特曼……

在此基础上,QQ阅读再有针对性地做各类作品的推荐,成就用户界面的“千人千面”,自然让读者的大量神经元与其缔合分子产生生理反应,感到爽快、愉悦,进而花费更多时间停留在App中,这才成就QQ阅读,从经营用户到经营粉丝,从经营粉丝到经营情怀,成为迷弟、迷妹们的“收割机”。

如此“走心”之后,赚钱的事情便手到擒来——一方面,海量的用户,需求覆盖足够广,这就摊薄了QQ阅读采购版权的成本,使其可以加速丰富著作库;另一方面,消费升级,伴随互联网成长的人们,更愿做“爱的供养”,所以,为“动人”的QQ阅读掏钱,置换精神上的富足,也不在话下。由此,更低成本,更多收益,QQ阅读自然能活出不一样的烟火。

可见,有业务基础,不乏技术手段,形成良性收支,QQ阅读走向商业运营的正循环,这才能享受规模效应下的大者恒大、赢家通吃,从而传递价值,定立标准,阐述未来。没这金刚钻,真揽不了“重塑行业”的瓷器活。

无社交不阅读

当然,即便如此,也不能忘记“无社交不阅读”的金科玉律。毕竟,按照《连线》创始主编凯文·凯利的描述:“在网络经济中,经济规则的核心是增进连接。”没有社交的高粘性,不能发展与用户的高频连接,任何“互联网+阅读”都可能成为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,陷入死亡的螺旋。

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碎片化,任何网上应用的流量都难以稳定,PC互联网时代的“入口第一”让位于“习惯至上”,“路径依赖”屈就于“场景优先”,因此,对于有心重塑“互联网+阅读”的领军者,场景即战场,社交即军火,执掌社交者,才能守正出奇,跋涉出泥沼,飞跃过沧桑。

比如,QQ阅读不仅借鉴了起点中文网等老站的作品社区,还开辟类似“分答”的功能,让作品大神回答读者问题,更有“直播秀”展现大神的写作感受、灵感源泉等,玩转各种社交新模式,引爆话题,激发讨论,让读者抒发槽点、痛点、甜蜜点,如此,构建交互的场景,让连接变得丰满,它才能“温度感”十足。

而更重要的是,社交有基础,连接有过程,最终得数据,有了高频的社交互动数据,QQ阅读才能采用如社会心理学K-TES测试,精准描绘出用户的个性画像,围绕著作及其延伸的改编剧,越发明晰书粉、剧粉和漫粉们对不同IP(Intellectual Property,知识产权)的口味、偏好,以此引导作者的写作方式、剧情延展,完善著作的关联推荐、优惠活动,提升IP改编的去粗存精、视听展现,从而避免“我要看梵高,你却给我乐高”的悲剧。

按照这样的路数,“麒麟才子,江左梅郎”自然能找到金庸迷一般的拥趸,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也不再是少数企业管理者的专爱,《择天记》、《全职高手》才能拿出更靠谱的影视、动漫改编,让漫迷、剧迷更愿意回归原著……由此,“阅读自由主义”才是真正赋能读者,让他们像《瓦尔登湖》主人公那样自在地“在天空垂钓,钓一池晶莹剔透的繁星。”

所以,有了社交推进器,真正有底气做好粉丝用户的拉新营旧,QQ阅读才能获得超强的向心力,享受“飞轮效应”,越来越轻松地向上成长、突破,进而加速推进“互联网+阅读”从滑行到飞起。

是的,打破诸多低效率、盘根错杂的方式,缩短读者和阅读的距离,给到他们最完整、有温度的的体验。小郝子相信这才是“互联网+阅读”的法乎其上,重塑之道,同时,它也可以为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提供更多借鉴,让它们“不必演技浮夸,也能真实爆发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小郝子 / 微信公众号——郝闻郝看(ID:haowenhaokan),10年传媒经历,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,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……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。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