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郝智伟 > 优步的骄傲,滴滴的同盟

优步的骄傲,滴滴的同盟

“屋漏偏逢连夜雨。”经历了高官频繁离职、创始人退出后,Uber退出的市场也越来越多,4月刚跟丹麦、意大利说再见,最近又从俄罗斯等原独联体六国撤离,当年“侵掠如火”的跑马圈地,变成了如今的节节挫败。

反观国内的出行巨头滴滴,搞定55亿美元巨额融资,投资高速成长的共享单车ofo,近半个月就连续宣布了3个消息:联合领投东南亚同行Grab20亿美元,与欧洲出行公司Taxify、中东北非最大出行公司Careem达成战略合作,覆盖欧洲、非洲、中东、北非市场。

至此,滴滴牵头建立的出行联盟已触达北美、东南亚、南亚、南美1000多个城市,超过60%的世界人口。尤其是在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后,各个地区的本土科创界大受鼓舞,也更积极寻求和中国同行合作。Taxify和Careem的投资,标志着滴滴进入了Uber两个最重要而又最受挑战的市场:欧洲和中东。

一进一退,两个方向,也算选择决定结果。

其实,从商业本质上说,共享出行的关键就是建立一个大的平台,根据网络效应,一个产品或者服务的用户越多,可以产生的价值越大,所以共享经济在发展之初就需要迅速扩张规模。但是,这种模式与传统网络模式有所区别的是,除了线上的用户之外,更早牵绊商业、就业以及更复杂的社会利益分配。因此其发展分为清晰的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猛烈的扩张,第二个阶段则是艺术感的妥协。

Uber的企业信条中,“天生骄傲(Born to Be Proud)”广为人知,但和其搭配的还有一条:“该踩脚就踩脚(Toe-Stepping)”。之前,Uber刚在美国几个城市站稳脚跟,就快速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,向欧洲、亚洲疯狂蔓延。规模爆发,资本追捧,然后与本地政府鲜明对抗。

这也让外界印证了对“美国企业”的一些固有看法。一方面,侧重技术上突破,另一方面,挟美国文化理念利用“空降兵”突击猛进,从而“一招鲜吃遍天”。

这个模式,扩张速度极快,但更多停留于表层服务,缺乏落地生根的“接地气”。以至于在香港、台湾东南亚和欧洲,优步忙于组织“酷炫”的花式请愿和联署来对抗当地社群,却没能像对手那样联合传统交通行业,设计适合当地的支付和反作弊机制,误判社会反应,很快遇到了运营的瓶颈。

当Uber在全球市场上攻城拔寨时,滴滴正在国内深耕本地市场。相比美国,中国线下生态更多元,区域差异更巨大,监管环境更复杂。滴滴遇到的沟坎不可谓不多,但日拱一卒,深入当地,做重运营,将业务从出租车拓展到快车、专车、顺风车,还顺利开拓出代驾、企业用车、自驾租车等领域,通过业务线拓展,同样获得不错的规模化扩张;这样,滴滴才得以与快的合并,吞下Uber中国。

以本土胜利者的姿态,滴滴也许更能看清其他地区竞争的决断和趋势。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两年前就说:“中国互联网企业,可以尝试与优秀企业进行国际合作,从而建立一个全球化平台,实现国际化。”移动互联网技术让国境不再成为必然的产业壁垒;滴滴的全球化几乎和国内的多元化同步进行,就是实证。

但滴滴很乐观,也很谨慎。当外界追问滴滴下一站去哪里,程维总是强调,市场千变万化不能一刀切。在有杰出本土领袖的时候,联合起来对当地行业生态有好处。那么如果本地市场还是空白呢?滴滴总裁柳青曾表示:去到哪里,就一定要在哪里交些朋友,无论是监管者还是行业上下游的伙伴。

毕竟,不审时度势则宽严皆误。在消费者的个人选择能力和集体意识高涨的时代,技术本身和理念的号召力和亲和力同样重要。像Uber那样,不管在什么市场,都“拉大旗作虎皮”,在骄傲中迷失自我,进而导致多米诺骨牌的连锁负面。而滴滴一开始就找准站位,“创新未必需要颠覆,开拓未必需要焦土”,这才是帮助新一代企业海外决胜的“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”。

最终,滴滴还是更坚定地用资本拉拢海外同行,以生态打法、联盟角逐;名正,言顺,则事成。如今种种,证明了滴滴当年的判断。一边,Uber在海外市场无法适应挑战,式微、溃退,另一边,投资之外,滴滴不断输出技术与模式,赋能海外友军,又获得当地经验与资源,立身、立格局。

因为,这样的本地化玩法,“助攻”了当地玩家,既符合当地的市场条件,又避免了同质化竞争,更能扩大制定游戏规则的边界,由此让滴滴更加自主与自由。

比如,陈炳耀和陈慧伶创办的Grab,尽管过去5年在东南亚七国扎下了根基,拥有110万司机,日订单近300万,但挑战依然不少。要知道,那里很多地区基础设施不发达,移动互联网仍在发展初期,有待爆发,而按照孙正义的“时间机器”理论,这些地方将顺延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。所以,滴滴正可以用自己的经验,向Grab输出技术和模式,提前布局底层技术构架。此外,滴滴还可以为其工程师提供技术培训,利用成熟技术帮他们攻克技术难题,解决东南亚技术人才匮乏,技术实践落后的负面影响,授人以渔。

31ff000392843646bd2b

而另一方面,本地经验也能反哺滴滴自身竞争力。特别是通过跨国联盟,滴滴的核心智慧交通技术可能参与海外城市的整体智慧城市建设,如程维所说:“人工智能技术是应对全球城市发展问题的关键。”这样的项目可助盟友演化出更高维度的商业竞争力,在当地成就更大的社会价值;也会为滴滴乃至中国的交通大数据产业带来新的资源。

十日内,下三城。刚刚,Careem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出了呼唤:“欢迎滴滴出行加入Careem大家庭”。看来,滴滴对Grab和Lyft等的投资故事,正赢得更多潜在伙伴的信任。一种新的“发动机”赋能模式,很可能在全球意义上,成就“另类”的规模经济,聚能成势,边际扩张,提升商业生态的溢价,以“共营、共生”,换“共赢、共荣”。

这个市场,泥泞中肉搏的时代正飞速退却,最清醒的人们能一起“跋涉出泥沼,飞跃过沧桑”。朋友多一点,空间大一点,敌人少一点,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王道,正如王家卫电影里说的:功夫,一横一竖的,对的,站着,错的,倒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小郝子 / 微信公众号——郝闻郝看(ID:haowenhaokan),10年传媒经历,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,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……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。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