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郝智伟 > 3年要放贷1万亿元,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又要搞什么大事情?

3年要放贷1万亿元,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又要搞什么大事情?

​“不想愁眉苦脸等天亮,又没法傍住大腿赚大钱。”这几乎是所有小微商家共同的命运。他们靠着拉面馆、小卖部、瓜果摊营生,干着“夫妻店”、“父子店”、“同乡店”的生意,生活得并不容易。

就像回族青年马大吾代,上海打工10年后,这位90后想到杭州开家面馆,用辛苦学来的手艺实现自己的“中国梦”。可是东拼西凑的资金刚够开店,装修店面的钱还是没有着落。毕竟,对他来说,人太年轻,又没有抵押物,银行贷款难以获得,小贷公司利息太高,想勤劳致富,还很不容易。

毫无疑问,这就是“不平衡、不充分”发展的结果。有报告显示,今年上半年,小微企业贷款增量占同期企业贷款的30%,与上年同期相比,降低6.3个百分点。而到2020年,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这些煎饼摊主、杂货店长、面馆当家们急需一场供给侧改革,让他们在“共同富裕路上,一个都不掉队”。

“所以,得让小商家的经营,从更勤劳、更用心,走向更智慧。”蚂蚁金服副总裁袁雷鸣这样告诉小郝子。如今,发达的互联网与新技术,足够接地气,正可以帮他们跨越“信息不匹配的鸿沟”,带来“信息经济下的红利”,成为他们打破困局的“钥匙”。

没错,当马云说“西湖边的乞丐都在用二维码乞讨”时,已有数千万小店主在用“收钱码”收款,他们能够,也应该获得更多的支持,“多收多赚”——凭借日常交易流水获得“借呗”一样的信用贷款;让日常结余资金享受“余额宝”一样的高收益;更能像马云一样,看到日常经营的数据图表,改善经营……由此,在支付宝、网商银行给钱、给利、给力的神助攻下,立身、立命、立格局。

不言而喻,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军团里的“轻骑兵”,活力强,数量多。当他们享受到“收钱码”背后的“唤醒”服务,比如,未来3年可以拿到约1万亿元的网商贷,获得越发清晰的消费者画像……小店主们必将在新时代、新气象下,有新发展、新作为,共同富裕,轻而易举。于此同时,支付宝、网商银行也能差异化地经营,获得更好的市场份额。如此,大家就能一起共生、共营、共荣、共赢。

小店主的“余额宝”和“借呗”

没错,现在,对于小店主而言,支付即财富,流水数据就是新能源,机器吃这个,借助大数据、量化模型等新技术,“有温度”的借贷便顺理成章,一切从商业中来,到金融里去。

不难理解,支付是金融科技生态系统的大门,当它与商业场景深度结合,就足以演变出炸裂的新玩法。

就像马大吾代,线下借贷无望,偶尔在支付宝上看到了“网商贷”,几分钟便顺利地拿到1.2万元贷款,解决了店面的装修难题。这是根据他店中平时的收款流水、个人在支付宝上的收支等数据综合评定。用在线风控,数据量化放贷模型,审核成本可以低到几块钱,更可以瞬间到账。

而这正是传统金融机构无法做到的,因为它们信息采集面、采集手段有限,审核周期较长,审核成本至少上千元,所以,没法覆盖马大吾代这样的人群。因此,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借助自己的场景,撮合、满足那些小额、分散、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,成就小店主的“借呗”,才是真正地为老百姓解决痛点。

与之类似,小店主也可以将结余的流动资金放在“余利宝”中,享受“余额宝”类似的货币基金收益和灵活变现,不必像以往,为了备货频繁存取,只能做活期。进而变相提升每笔收入的利率,获得更高的纯收益。

如此,支付是载体,资金流是条件,信息流是手段,余利宝和网商贷是结果。本质,是以更低的成本,帮助基层商家提升效益与效率。正如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·席勒所说:“金融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,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的目标。”

像马云那样看经营图表

管理大师彼得·德鲁克曾说:先做对,才能做好。这样的法则同样适用于杂货铺、水果摊和理发店。互联网时代,必须要有互联网思维,只靠经验经营,不能精细化管理,就会被淘汰。

就像杭州的理发店主方为文,他12年前在德胜东村小区门口开了一家理发店,不靠办卡,就靠扎实的手艺和心思经营,忙的时候,一天要接待90多个客户。有些老客人,家搬走了,还会开车跨区回他的店理发。

以前,主顾们喜欢洗剪吹还是染焗烫,方为文都凭记忆、经验。而现在,在收钱码后台,他可以看到他们客单价、消费频次、交易趋势等,更能明确他们的偏好,优化牌价和服务项目,甚至改进拉新客、营旧客的手段。

由此,不靠纸笔记账,不靠频繁“盘点”了解好坏,不只凭经验经营生意,小店主们也能像马云那样,每天直观地看到店铺经营的数据图表,能更有效地明确优势、劣势,把握潜在机会,做好运营调整,活出自己的潇洒。

要知道,对于支付宝而言,这不过是将内部的商业分析工具外部化、商业化,是老司机带路。而小店主却可以因此更少地试错,更快地改进,实践出真知,磨练出绝活,找到自己通往商业的真理之路。

这样一来,解决了经济学家阿马蒂亚·森所说的“信息贫困”,小店主们才能“人生拥有梦想,也能活得漂亮”。

支付宝、网商银行,为什么?

如今,马大吾代共贷款13万元,开出第二家面店;方为文贷款32次,累计数十万元,生意也越来越红火。不难理解,他们不差钱、多余利、能管理,是靠支付宝、网商银行既“授人以鱼(网商贷、余利宝)”,又“授人以渔(后台管理工具)”。这一切,目的是“满足客户需求”,手段是“独特的价值主张”,结果是“差异化地占领市场”。

宏观上说,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,线下扫码支付的大局已定,深化渗透行业,必将成为新一轮驱动力,仅仅靠烧钱,烧不出真正的赢家。更何况,国家政策的导向,重在“普惠小微,服务实体”,大势所趋下,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必须顺势而为。毕竟,不审时,则宽严皆误,顺风吼,才能声传千里。

微观上讲,在与微信支付的竞争中,支付宝、网商银行及其母集团蚂蚁金服,不能固守某一环节的优势,那样,风险会越来越大。因为,这个行当的竞争,越来越侧重生态打法、联盟角逐。所以,它们必须整合线下的商家资源,重构商业要素,变身基础设施,从而构建生态,拉起同盟,获得整体的凝聚力,最终,威福自操,宸衷独断。

正如《市场的逻辑》里所说:自己要想幸福,首先要让别人幸福。现在,支付宝、网商银行有移动支付场景上的“广度”,也不乏服务小微商家的“深度”,前者让后者的资源匹配更合理,更集约,后者让前者走向融合与整合,双方互联互通的世界都将更为辽阔。

无疑,在这个速生速朽的互联网时代,谁也没法一劳永逸的自带圣光。借《反脆弱》所言:与其徒劳地预测颠覆的“黑天鹅”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来袭,不如联手协作,让彼此体内形成反脆弱机制,大家一起从过往的运转和惯性中跳出来,寻求共同的创新和重生,岂不更好?反正合作一下又不会怀孕,不是么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小郝子 / 微信公众号——郝闻郝看(ID:haowenhaokan),10年传媒经历,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,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……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。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