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郝智伟 > 双十一做到东南亚,马云凭什么让外国人一起买买买、卖卖卖?

双十一做到东南亚,马云凭什么让外国人一起买买买、卖卖卖?

436a00009231cbb5d5eb

“我身上这套衣服就是中国网红推荐的,在淘宝买的爆款。”马来西亚网红Jane Chuck这样告诉小郝子,她一身中性黑色长衣,出自淘宝著名的网红店“FF Studio,其夸张的高垫肩,干练的裁剪,正是今年各大时装周流行的“奶奶款”,源自20世纪80年代的潮流回归。

如今,Jane在马来西亚的社交网络上有数十万粉丝,除了偶尔的品牌代言,她只经营着自己的咖啡店,而中国网红则是她学习的榜样。毕竟,后者已经利用自己的人气,组建电商团队,协同生产、销售、营销、配送等各环节,出售鞋服、饰品、化妆品,年收入从数百万元到数亿元。当Jane听闻这一切,她惊叹之外,更感慨中国的网红经济。

其实,Jane的现状,正是中国网红们4年以前的状态,几年后,马来西亚移动互联网更发达,网红经济也必将借电商蓬勃,以相似的方式再现。这正是软银创始人孙正义的“时间机器理论”:发达的商业进程,终将于数年后,在后进国家“重现”。

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还有句话:“将过去的经验,应用于现在,那是创新的机会。”

于是,马云来到马来西亚,与当地政府共建DFTZ(Digital Free Trade Zone,数码自由贸易区),以技术、管理、人才、双十一等做推手,带动该国的电商、网红经济压缩式快进,快速地跋涉出泥沼,飞跃过沧桑。

同时,阿里布局海外,卷入更多新用户、新商户,获得发展“增量”,从而,跳出樊笼,突破旧边界,实现自创新、自进化,如此,速度是礼物,规模不是诅咒。

用马云自己的话说:“这是为大潮流做的准备。”一句话:未来已来,只是尚未流行,事但陈其已然,便可知其未然;人必尽其当然,乃可听其自然。

走出中国,为什么?

《乔布斯传》中说,乔布斯去土耳其,以为土耳其人只爱土耳其咖啡,但现实却是:那里的年轻人一样穿GAP,喝可乐,所以他想开发一款音乐播放器,让全球的年轻人都爱。于是,iPod诞生,彻底改变全世界听音乐的方式。

没错,互联网渗透越来越深,对称了信息,缩短了时间,扯平了空间,托马斯·弗里德曼口中“世界是平的”,正深切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,所以,电商改变全世界购物的方式,也不在话下。

就像马来西亚的华裔林静谦所说:要在双十一买足衣服、鞋子、手机线、手机壳;新加坡的Vivian Lee则要在双十一入手热带地区买不到的羽绒服,为她的哈尔滨之旅做准备……多年前,对中国品牌的质量怀疑,早就在口碑和使用中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“设计好、性价比高、实用性强”的感受和“一入淘宝深似海”的感慨。

无疑,以前横在人们心头的文化、习俗、商业壁垒已被快速冲破。互联网的穿透力,使得真正好的产品出挑,产生跨越疆域的吸引力。因此,马云才信誓旦旦地说:未来阿里一半收入将来自海外,同时,按照“一带一路”国策,发起网上的“世界贸易组织”eWTP(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,电子世界贸易平台),并率先在东南亚落地生根。

另一方面,如今移动互联网普及,国内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互联网进入下半场,阿里要不被颠覆,就必须深耕国内“存量”市场,为用户提供垂直、有深度的产品、服务,激发其商业价值,有效“节流”;另一方面则要努力开拓“增量”市场,不画地为牢,走出中国,布局海外,卷入新用户、新商户,努力“开源”。而后者突破边界,更容易复制商业模式,形成规模经济,保证阿里的“竹林成海,生生不息”。

所以,阿里迅速在马来西亚落地DFTZ,控股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LAZADA(来赞达),用“货通天下,惠通天下”换市场扩张,求发展空间。由此,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。

冲向世界,凭什么?

1999年,马云向正在视察的某省领导表示:阿里要凭电子商务,在未来成为市值五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公司,陪同视察的杭州市领导急忙出来打个圆场:“书记,小马可能说的是他要做成五亿到五十亿人民币的公司。”

的确,要颠覆固有认知,人的第一反应总是抵触大于接受。而现在,阿里已经成为4700亿美元的公司,创造新认知的能力已毋庸置疑。

就像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所说:一年前,马云问他,三个月能否打造一个“数码自由贸易区”,结果,就三个月时间,拿出框架,一年后的今天,投入实际运作。因为,马来西亚需要打造东盟区域贸易的枢纽,成为区域领袖,而阿里正可以用技术、管理、人才等为其“赋能”,帮助近2000家中小企业卖卖卖,构建快速的物流体系,让年轻人买买买,最终,一起将电商做大,双十一做强。

就比如“正典燕窝”,它是马来西亚最大的燕窝生产商,过去一直给国内的同仁堂、桐君阁做贴牌生产,如今加入数码自由贸易区,在天猫国际开店,在中国树立起自己的品牌,预计今年双十一销售可达数千万元。与之类似,猫山王榴莲等有“比较优势”的产品都将更多地出口到中国,解锁新模式。

更重要的是,借助阿里旗下菜鸟的智慧物流技术,与海关系统对接,马来消费者购买阿里货品的清关时间从1天缩短到3小时。几年后,当地的国际超级物流枢纽建成,智能化仓储运输体系更完备,那时,一个手机壳从中国义乌出仓,运到东南亚偏僻小岛上,也可以从现在到2周,缩短到几天,退换货也将更加方便,年轻人更可以买得任性,花钱开心。

就像马云所说:“全球化30年后,迎来的是中小企业和年轻人的机会。”有这些“包容性技术”给力,村落里的小买卖,也能变成全球化的大生意。而阿里在促成这一切的同时,冲向世界,成为全球经贸的基础设施,成为年轻人和中小企业的依靠,自然能“祥瑞御免,弹幕护体”。

的确,同志者同谋,同智者相谋。阿里要完成全球化的进化,让双十一成为世界的节日,还需要更多马来西亚这样的战略伙伴。不过,马云并不担心,因为“只要这第一个孩子不错,第二个一定也不会差”,毕竟他一年飞800小时,甚至一天出入三个国家,就是为了实现这一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小郝子 / 微信公众号——郝闻郝看(ID:haowenhaokan),10年传媒经历,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,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……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。

推荐 1